筆者介紹:

吳瑋萍
<感謝主,我還是個諧星>作者
台北靈糧堂青年牧區學生輔導

接納血癌,傾聽內心

2010年六月,一連串不明原因的痠痛、發燒,檢驗後,竟確診得了血癌!迫使我放下我的夢想行程-八月非洲肯亞短宣隊,緊急入院治療。骨髓移植後,甚至有兩次差點不敵病魔,後續經歷癱瘓、永久性視力受損…2012年終於穩定出院!我認真復健,學習與不方便的眼睛共處,雖然反應慢,動作不靈巧,但現在也已經可以自理生活。

生病前,健康的我總是上山下海到處去,對自己的能力很有自信,許多的活動的籌備與執行都易如反掌!但康復後,體力與狀況大不如前,不時就會和以前的自己做比較,而感到非常地自卑…透過教會輔導中心的諮商,深知我的心需要放慢腳步,讓身體可以跟上,更要學會接納自己!透過寫書,去到許多學校演講,我更知道能活下來,就是成為祝福了!


踏上夢想的旅程:匈牙利服務隊

羅姆人被稱為吉普賽人,是因為起初歐洲人誤以為他們是從埃及來的,而如此稱呼也有貶低之意;但其實羅姆人是來自印度北部,散居在許多國家。大多社會地位低下,不一定有受教育的機會,家裡也因為孩子多,父母疏於關愛照顧。甚至是為了得到政府的補助津貼,在青少年時期,結婚對象都還沒有,一心想的就是~我要生孩子!看著這些資料,心裡百感交集,期望我們的出現能帶來一些改變!

籌備過程,很積極興奮,但很多時候還是在與恐懼和自卑感對戰…身體應該挺得住吧?英文到底行不行?會不會造成大家的困擾?焦慮塞滿了我生活的隙縫,直到出發去機場的路程中,我跟自己說:夠了!理性評估一下,等了這麼久、放下我在台灣的寶貝學生們,我得找回這趟旅程的初衷!而非定睛在自己的能力是否足夠上!

我們一行70人分三隊:兒童營會、家庭探訪、房屋修繕,而我就在20人編制的兒童營組!活動的場地是一所學校的體育館,第一天報到都還沒開始,已經有一堆小朋友在體育館外,探頭探腦地想要一窺究竟!因為語言不通,我就帶著國際語言:微笑+擁抱,跑向他們!看著孩子們深邃清澈的眼睛、天真害羞的笑容,我的心裡覺得好榮幸可以來到這邊與他們相遇!我開始試著用奇怪的語詞加上比手畫腳跟他們講話:ㄎㄧㄎㄧㄎㄧㄚㄎㄧㄚㄎㄡ咚咚批批蝦!他們看著奇怪的我笑得很開心!



接著就是跟他們玩拍掌的節奏遊戲,草地上,男孩們也開始踢足球,活力四射!四天下午的兒童營,每天有一百多個小孩與青少年參與,我們一起玩遊戲、唱歌跳舞、說故事和做勞作!因為語言不通,更要試著用許多的身體語言溝通,並且好好擁抱他們!

傍晚,兒童營結束,我們會前往村莊辦露天佈道會!這個村莊充滿政府蓋的房子,並且一條柏油路都沒有,這也是村莊難以對外發展的因素。我們在村子裡繞行,邀請村民跟上,來參加佈道會!許多營會的小朋友,這時也會出現,牽著我們的手一起前行!活動中,我在後面陪伴孩子,拿出手機找出照片,跟他們比手畫腳地分享我血癌的過程!他們皺著眉頭看著我,我就抱抱他們,指著天空比出愛,再指著我和她們!最後我們就彼此擁抱,都開心的笑了!就算語言不通…愛還是在流動!

每天活動結束回到巴士上,總是看見會有些小朋友,在車外跳呀!叫呀!跟我們揮手再見,當巴士開動時,小男生甚至是追著巴士,每天都有人追到跌倒…在車上的我們,也總是用全力跟他們揮手,做手勢要他們冷靜不要跟車子跑!當車子離開村莊,車上總會安靜片時,除了休息,我想大家都在沉澱一天與孩子相處一幕幕的情景和感動吧!


圓夢完成,被愛治癒的我

回到台灣後,思想這趟旅程,再次面對心中深層的自卑,卻也因著愛的交流,我被恢復和堅固!出發前,反射性地不斷看自己的不足…但卻在付出的過程中,發現生命中,「愛」單純的本質! 孩子一定沒有想過他們要給我這遠到而來的台灣人甚麼,但我卻從他們的生命得到好多的祝福和鼓勵!願我們曾經的每一個微笑與擁抱,滋養他們的心,祝福他們走進夢想!

夢想,未完待續,明年,期待能完成肯亞短宣之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