勇敢真的好難,但放棄,從不該是一個選擇。 還來不及等待化療副作用「掉髮」的到來,也不浪費等待左胸口傷疤癒合的時間,父親預約了醫院樓下髮廊的理髮師來到病房,要為我的這場戰鬥,率先揮出第一棒。躺在病床上,讓理髮師將自己的長髮分成四等分綁起,每剪下一束,就是減去了一個季節,從那刻起,我的生命必須與正常的四季暫時...

你可還記得21歲時候的自己是什麼模樣? 我想,我的21歲,不管過了幾年,我都不會忘。 21歲,大學三年級升四年級的暑假,該是編織著夢想的藍圖,規劃著將要來到的大四生活。 已經在大三就將通識課程修完的我,預備了滿滿的時間準備好要來進行畢業製作,同時,我為大四的自己安排了兩份打工,就在一切都準備好,快要抓住理想之際...

2012年的9月,我被醫生宣佈罹患了五年存活率只有8%的罕見骨癌,醫生告訴我,即使開刀成功,也必須倚賴著輪椅,能不能活超過五年,是個未知數。一夕間,我失去了二十年來辛苦建立起的高牆城堡,失去了自己最引以為傲的獨立堅強,我驚慌失措、不斷掙扎,那一天我像是被吸進了無止盡的黑洞,我拼命的想拉住些什麼,卻什麼也抓不到...